主页 > 文化 > 文史宴:司马迁是金庸的祖宗吗?
综合
问医生

文史宴:司马迁是金庸的祖宗吗?

作者:匿名
2019-11-23 11:03:54人气:1323

温/张舒洁

金庸笔下的英雄与历史上各种“侠客”有什么关系,他们表现出什么样的趋势,他们在金庸身上反映出什么样的变化?好的文学批评总是要求“知人论世”、“逆己之意”,注重文学作品的社会背景和创作传统。张舒洁先生在这篇文章中两者都有。

“夏”来自哪里

说到金庸的武术,首先要谈谈武术的起源,并对什么是武术有一个大致的了解。

学术界普遍认为战国秦汉时期活跃的游骑兵是后来武术的直接来源。对游骑兵起源和发展的考证始于司马迁的《游骑兵传》。然而,由于先秦时期信息的缺乏,“古布侠客”获得了很大的声誉《史记》之后,随着游侠的逐渐衰落,自《后汉书》以来,游侠不再被直接引入史书。护林员的大规模起源和发展及其价值的重新解读将不得不等到一千年后的现代中国。

游骑兵和剑客是截然不同的东西。

以梁启超为代表的新一代知识分子,出于塑造中国民族身份的需要,集体宣称一批游侠的起源,称游侠源于儒学和墨学,其中许多人没有得到足够的赞誉。章太炎和郭沫若的话值得注意。

章太炎从游侠的社会地位出发,认为:“蓬莱唐明全称为侠义”另一方面,郭沫若注意到秦汉时期游骑兵和商人在流动性上的相似之处:“也有所谓的任侠人,他们可能来自商人。......在古代,像聂政、朱海、剧透孟和郭杰这样的人都经营大大小小的街头生意。”

张和郭的观察生动地概括了一个经典游侠的三个特征。首先,游骑兵是介于君主作为统治者和农民作为被统治者之间的中产阶级。其次,护林员有独立的经济来源,不会像农民一样被纳入国家的资源开采系统。第三,护林员和商人有同样的居住和行动自由,区域流动性强,不受国家的限制。

在了解游骑兵的三个特点后,再看梁启超和谭嗣同对游骑兵起源的考证,有许多不同之处和不同意见。他们很可能混淆了因果之间的区别,把儒墨作为游侠的起源,忽视了游侠与儒墨之间共同的政治、经济和社会环境。

一个不是侠客的人有独立的经济能力,相反,那些在经济上独立并相对自由地在当地大房子里流动的人可能会有从事儒家、墨家、侠客等“高尚职业”的后代。当这些大家庭的后代有机会学习时,他们自然不仅会参加兴趣小组,而且往往两者都有,最后选择最好的跟随。

陈善注意到,自中国古代春秋末期进入战国时期以来,“公有土地无可救药,私有土地大幅增加,导致一批个体农民一户一户地被附庸国合法承认”。(陈山的中国武术史)

随着周氏家族的衰落和公有家族的衰落,原始的社会控制不复存在,人民的自由增加,有限的私有财产权开始在中国古代出现。完成生产任务后,当地富裕大家庭的后代有机会从事更高层次的社会活动,以满足个人的精神和娱乐需求,“自律以上”,或向老师学习文学或武术。大规模一代游骑兵的土壤开始出现,像幽灵一样潜伏在历史黑暗角落的游骑兵终于迎来了他们的第一个也是唯一的“黄金时代”。

早期的游骑兵并不以他们的武术闻名。他们行走江湖主要是通过私人朋友建立的大规模私人庇护网络,来“藏恶纳恶”,与国家争夺资源。在总结他们的行为模式时,离游骑兵时代不远的东汉荀悦说:“游骑兵是为了在世界上出类拔萃而创造动力、发大财、建立人际关系的人。”这可以说是生动的。自然,那些能够形成个人联系并变得比世界更强大的人的存在将极大地影响国家从底层社会吸收的能力。正如韩非所说,“儒家思想混淆了法律和文学,骑士精神用武力打破了禁令”。护林员不仅是君主的威胁,也是社会不稳定的重要来源。他们可以被称为国家的敌人。

游骑兵在秦汉时期达到了历史顶峰,随后随着后世皇权的增强而逐渐衰弱。第一次大规模破坏护林员始于汉代。梁启超在《中国武术》中描述了西汉对游骑兵的滥杀滥伤:“因此,文、京、武三代人用直接和间接的力量在光天化日之下消灭游骑兵,在黑暗中锄草,消灭现在将要衰落的人,刈掉将要在广场发芽的人。武士道的死亡不仅仅是丈夫的行为!”

梁启超等人将游骑兵的历史追溯到汉末,正是因为他们感受到了当时作为一个整体存在的游骑兵所面临的集体衰落——随着中央帝国的出现,中国社会没有适合游骑兵大规模活动的现实土壤。

纵观游骑兵的历史,他们生活空间的大小和社会影响往往与皇权的兴衰负相关。皇权的衰落将导致游骑兵的崛起,而皇权的崛起将导致游骑兵的衰落。随着秦帝国在制度层面上的逐步完善和自我进化,即使游骑兵能够在魏晋以后的中央帝国长期缺位时期复活,游骑兵的社会地位和职能也会再次恶化,他们的道德标准也会大踏步倒退,土壤退化现象也会严重。

早在撰写《游骑兵传》时,司马迁就意识到汉武帝迁都皇宫政策的影响,导致侠义精神的退化:“当然,郭杰家族被处死后,侠义的人很多,但不够多。”

郭大侠,郭杰,被汉武帝杀死

游骑兵的社会功能已经不复存在,尽管其形态从那以后在历史书上从未停止过,也无法回到秦汉时期的鼎盛时期,那时游骑兵深深地参与了社会变革,影响了历史的发展。侠客时代已经过去了。历史意象中的侠客不可避免地会逐渐过渡到文学意象中的侠客。

游侠骑士衰落,游侠骑士崛起

自《后汉书》问世以来,游侠就被从史书中剔除,但魏晋以后,他们进入了大量文人的诗文和传说中,从一个方面证明了游侠作为一种生活方式的形象消失,游侠作为一种精神特质的形象崛起。

住在他们上面的贵族们赞扬了古代游骑兵的光荣事迹,认为皇家剑任侠是他们业余诗歌创作中的一种时尚社会时尚,同时也完成了自己的作品。“骑士精神”已经从一种高风险的社会生活方式演变成一种虚幻的气质和精神在线条间流动。

例如,曹植在《白马王子》中唱道:“在国难中死去,应该把死亡视为一种回归”:诗人用游侠的身体来表达他的“野心”,带领军队为曹魏而战。游骑兵(Rangers)是带着剑远行,突破组建家庭和团结人民的禁令,熟悉各国下层社会权力运作的规律,具有很强的社会动员能力的人。游骑兵既没有祖国也没有国家的朋友,但在曹植的作品中,“游骑兵”不仅有祖国,而且成为国家的朋友,还有“驱赶匈奴和左家岭鲜卑”。......父母不分,言和夫妇!“如果有必要的话,游骑兵会为他们的国家杀人和毁灭国家,甚至他们的父母、妻子和孩子。这样的“游侠”被称为“侠客”。事实上,里面的概念已经完全改变了。自然,气质只有一种“相似性”。

到了唐代,“游侠”的精神气质不仅继续弱化,游侠的历史形象也开始变得模糊,呈现出与专门报恩立功的刺客合并的趋势。骑士精神的方式也从建立社交网络转变为个人武术。骑士精神的早期原型开始出现有两个主要原因。首先,骑士精神在社会地位层面上退化:骑士精神从当时的大家族和大人物逐渐退化为出身卑微的彻底的村民。第二,骑士精神的功能退化:骑士精神最重要的社会援助、社会组织和社会动员能力不再可用。自然,它只能依靠“普通人的勇气”的十步一杀的形式。

陈平原发现,随着侠士向侠士的转变,唐传奇中也出现了侠士神秘化的倾向。与古代侠客的事迹不同的是,古代侠客的事迹可以被反复验证多次(郭杰、朱家尖等人可以救一个人,也可以救第二个人),唐代侠客的英雄事迹往往不像今天的民间科学那样被事实所验证。他们在完成一项重大活动后消失了,“不知道该怎么办”。从那以后,他们一直生活在人们的记忆中,他们的神秘感飙升。

原因是这些勇敢的人在那些日子里能否成功,是因为他们的武术还是一些来之不易的技能。恐怕连作者本人也是一个糊涂的人。诉诸于“传奇故事”的神秘化,就相当于将角色永远固定在那个辉煌的时刻,有效地避免了“幸存者偏见”的可能性。

“骑士精神”在社会地位和功能上的退化导致了它在“骑士精神”层面上的不断退化——感恩主题开始出现。

从诗歌中可以看出,唐代诗人大多以“侠义”的心态来表达自己难得的才华,希望以此来满足明朝皇帝积累下来的抑郁情绪和为国效力、做出贡献的崇高愿望。例如,李白的“丈夫把生命押在天子身上,砍胡头、砍衣、斩晋归来”,“杀人如草、搅局、孟浪在一起”愤怒到函谷关,参军到临洮”;王维的《林轩皇帝赐侯银,裴楚将军明光宫》。“他们都对此感到兴奋。李白自言自语道:“一切都变了,衣服都被刷掉了,工作和名声都被深深地隐藏了起来”。它似乎不是由名利诱发的。事实上,名望和名声已经存在。正如他所说,它们只是隐藏得很深。当你想到这些的时候,去捡还不算太晚。

侠客——唐代观念中的侠义

在评价唐代侠义传说时,陈平原先生说:“侠客的行为是为了‘报恩’,这基本上是唐代小说家的发明,与古代侠客的行为方式相去甚远。”(陈平原的《永恒学者的英雄之梦》)但感恩主题的出现实际上表明,当学者们在政治细分市场寻求个人定位时,他们仍然把自己和明成祖放在基本平行的位置上:

知识分子虽然大踏步地向体制靠拢,但仍然坚持自己与明朝领主的关系,不是主人与奴隶之间的关系,而是恩人与客人之间的关系。恩人偏爱正面,客人回报背面。正如孔子所说,“君主以礼送臣,臣以忠为君。”从唐人诗歌和小说中所表达的社会风尚来看,他们非常清楚,不可能指望他们在君主面前维护护林员的独立和自由,但他们仍然相信双方至少在人格尊严上是平等的——也就是说,文人不能在皇族中兜售他们的商品,只能称之为“报恩”。

直到清代,侠义仍然是清代侠义小说的主题,但实现这一目标的手段却悄然发生了变化。江湖人再也不可能像传说中的唐代侠客一样,为自己和恩人的旧情报仇,去做下一件大事,那就是躲在城里。属于侠客的私人领域变得越来越狭窄,使他们常常不得不诉诸“正义”,通过与制度的合作而失去诚信,使公众受益于私人,使私人受益于公众。侠客利用公共权力实现私人需求,而公共部门的人则利用与侠客的精英联盟来控制江湖上不稳定的势力。

杨景涛说,由于清政府“控制思想和言论,严格禁书”,那些藐视法律、以善与恶为乐的“传统侠客”在清代失去了生存空间。如果侠义小说想继续存在,它们必须找到另一种方式。“新路径”是将所有“侠客”融入系统,并使他们成为系统的一部分。(杨景涛的《清代小说中的大侠,为什么他们常常可恨》)

清朝的基本国策是“禁止写作,偶尔弃市”,这反映在社会现实中。在“侠义解案小说”等主旋律作品流行的同时,小说中的侠义形象,更不用说与秦汉侠士相比,也与唐代侠士相比直线下降,后者几乎与奴隶一样。

李安以移植王都禄之前的小说《冲击波与珠光》中的情节开始他的电影《卧虎藏龙》。他写道武当李慕白即将退出江湖。除了通知于秀莲,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北上向贝莱求情,用清明剑作为交换公章的保证。在此之前,无论是秦汉还是唐宋时期的侠士,都没有退出江湖而必须上报的故事。这一行为必须向最高当局报告,这也可视为清代以来小说的发明(王都禄已经是民国小说家)。

李慕白和鹰爪太阳没什么区别

金庸早期小说中的大侠形象

金庸的小说以“笑傲江湖”为分水岭。他早期小说中的大侠形象不能追溯到从唐代到清代的全面衰落。他小说中的主人公似乎是一个侠客,但实际上他仍在忠实的大臣和正直的人的模式中盘旋,沿袭着唐代以来侠客报国的旧模式——功勋卓著。反腐官员不反对皇帝。

他们中的大多数人从未有过“秃鹰英雄的传说”三部曲系列。

《老鹰射击》中有两行明暗。华山五大宗师讨论剑,争夺江湖上的第一个宝藏——“九阴真经”,作为明线。他还利用对晋人的秘密调查和与武林人士的勾结,窃取岳飞的“武穆遗书”作为暗线。一是争夺武林至尊的地位,二是以“武穆遗书”作为晋升基金(斩断敌人的能力)争夺江湖系统代言人的地位。

《神雕侠侣》开始时,郭靖将两种法宝结合在一起,像武林盟主一样,帮助鲁大帅守护襄阳这个江湖的草根。虽然金庸在文章中故意淡化朝廷的存在,但如果没有朝廷的印章,他在郭靖就可以被委以守卫襄阳的重任。郭芙中人,官气十足,既然郭芙在下面,所有人都眼高手低一代,看别人都不如,就连吴诗兄弟也能跑去羞辱杨过。无论是郭靖的显赫地位,还是郭芙与吴氏兄弟在城里行走时杀光武器的嚣张气焰,都离不开体制中的权力祝福。

关于郭靖与权贵勾结的问题,瞿秋白当天在襄阳市对杨过进行了分析,这是他最好的坦白:“我们练武的时候在做什么?诚然,侠义是一个人的职责,帮助人们摆脱困境,但这只是骑士精神中的次要职责。在江湖上,我以“郭大侠”为荣,因为我热爱祖国,热爱人民,尽全力保卫襄阳。然而,我的能力有限,我不能帮助人民。身为大侠,我真的很惭愧。不用说,你比我聪明十倍,你未来的成就肯定会比我好得多。我只希望你能牢牢记住“为了国家,为了人民,伟大的侠士”这句话,在未来的世界上成名,成为一个真正的伟大的战士,受到所有人的尊敬

在君主制时代,社会保障机制缺失,基层人民犯罪,他们变成了其他人所说的“邪恶的人”。骑士精神的基本价值是帮助穷人和有需要的人。最后,金庸用郭靖的话解构了“小人”的含义。骑士精神的概念转变为“为国家和人民服务”。其中,为国家服务第一,为人民服务第二,骑士精神的最终目的是“在未来的世界上出名”。骑士精神的职责已经成为骑士精神中的次要职责。他忠于祖国,为国家做出了巨大贡献。他成了一个骑士精神的人。虽然郭靖的反孟忠毅清廷公案小说与朝廷公案小说不相上下,但金庸此时的小说与武侠公案小说并无太大不同。

这种民族主义在金庸的小说中比他在许多小说中对丐帮人物的设计更反常。一群人显然是社会上最低的,也是最被瞧不起的。他们只是国家的天敌“臭老头”。然而,他们对朝廷有着由衷的爱。他们一个接一个地把自己当成主人,并以朝廷为荣。明朝的生活在统治者面前就像一条虫子。结果,他比任何人都更爱政府,甚至心甘情愿地为政府而死。结果,仅仅因为他发现他的领导人是外国人,他就开除了他组织中最强、最大的领导人,把他的兄弟姐妹当成阶级敌人,并且热爱宫廷,但不热爱真正的宫廷。这样一个社会组织,这样一群人异常变态到了极点,任何一方都有侠义之情,竟然经常夸耀忠诚,真的说不出话来。

金庸早期小说中有大量的上述例子。另一个例子是杨康是由洪雁·李养大的,已经成为一个彻头彻尾的金人。郭靖想要杨康在他之前杀死他的父亲。杨康被杀后,他利用杨康贪图财富和荣誉,并认出这个小偷是他的父亲。至于郭靖本人,也不是没有争议的。他从小被蒙古人收养,喝蒙古水和蒙古酒。他被认为是成吉思汗的。他是拖雷的结拜兄弟和蒙古的金剑丈夫。结果,他在南征战役中叛逃,并想暗杀拖雷。那天和蒙古人的友谊能这么容易被抹去吗?

郭靖也有问题

当然金庸的确是一个非凡的人。他小说中的大侠形象可以防止读者像晚清小说读者一样感到恶心,甚至揭示人性的意义。有两个主要原因:

首先,金庸对中西文化的良好了解。

金庸来自海宁的一个家庭,他把成为一个国家的外交官作为自己对青年的夙愿。虽然不可能,但他一生只能漂泊海外,回到香江,但他的教育水平很高,当代小说家不知道有多少。罗立群在谈到金庸古老的学术技巧时说:“金庸可以独一无二,把文化和技巧结合起来。秦、象棋、诗歌、绘画、书法、医学、音乐、舞蹈和历史故事都可以转化为无与伦比的武术。它们丰富多彩且有趣。此外,金庸的小说将武术与儒、释、道融为一体,创造了一个深刻反映人生哲学的武术境界。”(罗念群的《中国武侠小说史》)刘申·雷蕾注意到了金夫强加给他的西方文化:“一个圣诞节,他送给金枭·勇的礼物是狄更斯的小说《圣诞颂歌》(A Christmas Carol),讲述的是一个无情的守财奴,受到精灵的启发,变成了一个善良的人。这本书对金庸的气质和个性有很大影响。”

从某种意义上说,金庸的中西结合隐藏了他早期小说中民族主义的真正思想背景。

二是金庸小说的边缘效应。算上金庸早期小说中的侠客,这些人与制度有着密切的联系。陈家洛是甘龙的哥哥。袁承志是王霸的心腹。郭靖是法院拯救襄阳的幕后黑手。他是已故的男性领袖,如韦小宝,他通过康熙的晋升而声名鹊起。

在金庸的精心设计下,这些英雄一方面是政治组织的可靠盟友,另一方面,因为他们不想成为制度的奴隶,他们故意保留自己江湖人的身份,给自己留有足够的余地。这种幻想与制度结盟、分享政治组织红利、同时“保持清洁”,同时又有意与制度保持距离、维护制度外边缘人形象的复杂心态,一直渗透在金庸早期小说中的大侠形象中。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种对权力的向往和对权力对立的恐惧的矛盾心理,不仅反映了金庸小说中男主人的内心独白,也反映了金庸这样的传统文人不可磨灭的身份背景,这是他与朝廷之间最大的公约数。

毫无疑问,这种微妙的权力异化感为金庸小说创造了独特的故事张力,也为长期远离政治生活的中国人提供了一个权力运行机制的一瞥。1985年香港回归已成定局后,金庸的小说被从大陆搬了出来,立即引发了阅读热潮。在金庸小说的各行各业的读者中,有一个非常有趣的群体——中国学者。

已故中国科学院院士刘光鼎和马载湉酷爱阅读金庸的小说。在他们看来,金庸的小说打开了通向新世界的大门。刘光鼎的人被戏称为“大侠院士”。据轶事报道,想考刘的研究生需要彻底阅读“鹿鼎记”、“田巴龙部”和“笑傲江湖”。

院士本是各自行业的领导,然饶是这样的人,仍然是政治生活的门外汉和盘观者。但他们毕竟“与众不同”,总比普通人有着更强烈的权力窥探欲。金庸小说于他们的意义就好比卡夫卡《在法的门前》的看门人一般,不断挑逗门外之人,撩拨他们的心弦,让他们总是对门后事物欲罢不能,要走进去一窥究竟,可惜的是门外汉们又总是无法通过那道金庸为他们专设的法门。当然即使他们通过了也终将

江苏快3投注 sunbet官网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综合

聚焦关注

最新文章

热门图文

© Copyright 2018-2019 plessey-uk.com 三樟资讯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