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教育 > 李镇西:也说“没有教不好的学生,只有不会教的老师”
综合
问医生

李镇西:也说“没有教不好的学生,只有不会教的老师”

作者:匿名
2019-11-03 19:54:18人气:1511

镇西茶馆

长期以来,老师们对“没有教不好的学生,只有教不好的老师”这句话感到厌恶。每次我这么说,我都不得不顺便骂陈鹤琴或苏霍姆林斯基。这对这两位好心的教育家来说确实是错误的。

事实上,谁说的,我还没有找到准确的依据。很长一段时间,人们都说是陈鹤琴。但是“人们都说”不能说陈鹤琴在哪里说的或者在哪本书里说的。这显然不严格。写文章必须严格,尤其是引用别人的话,不是“说”,而是基于事实。

我认为,即使陈鹤琴说,也无可指责。基于我对陈鹤琴的理解,我相信如果他真的这么说,他的意图也是强调教育者对孩子的责任和信仰,以及教育者基于这种责任和信仰对自己的严格要求。这句话的事实是,对任何学生都不容易失去信心。这没什么错。

后来,我看到另一篇文章说“没有教不好的学生,只有教不好的老师”是苏霍姆林斯基说的。我吃了一惊。因为我熟悉苏霍姆林斯基的作品,所以我对他作品中的这句话没有印象。最近,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并再次浏览苏霍姆林斯基的作品。结果,我真的在他的《与年轻校长交谈》一书中找到了这句话。苏霍姆林斯基写道:“直到最近,这种说法还很流行:‘没有坏学生,只有坏老师’。在这种情况下,应该没有难教的学生。所谓的难教学生是无能的老师想象出来的,为他们的教育无能找借口。”(《与青年校长的谈话》,上海教育出版社,1985年6月,第1版,第132页)

你看清楚了吗?在这里,苏霍姆林斯基引用这句话作为反驳的目标。然后苏霍姆林斯基用大量的空间来证明:"总有一些孩子很难教,他们无论如何也摆脱不了。"苏霍姆林斯基对这些儿童的成因进行了认真细致的分析,并提出了积极面对这些儿童的建议。然而,一些人后来认为是苏霍姆林斯基说的,谣言被重复了。这对苏霍姆林斯基是错的吗?

苏霍姆林斯基也不同意这句话。他提出批评正是为了确认“总会有孩子不能被教导,他们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被抛弃。”然而,苏霍姆林斯基并没有因此轻易放弃这些“难教的孩子”。相反,他分析了他们出现的原因,并尽力改变他们。这是苏霍姆林斯基的逻辑。这也是他的伟大之处。

然而,这句话只是一个教育者的纪律,而不是一个教育评价标准。我记得周恩来总理称之为“国宝”,已故著名小学数学老师霍茂正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然而,在她的背景下,所谓的“没有教不好的孩子”强调孩子的可塑性,所以她主张仔细观察每个孩子,要小心、耐心、爱心、自信并获得他们的认可。这也是霍茂正成功的秘诀。霍茂正老师对自己教育的严格要求确实值得称赞。

但是请注意,我重复一遍:这不是一个教育评估标准!这就是问题所在。目前,一些领导——甚至一些有教师背景的教育行政领导——把这作为“评价标准”,或者把这句话作为斥责教师的“绝对真理”。因此,这句话引起了老师们的反感,甚至引起了争论。

那么,有没有“教不好的学生”?

我的回答是:“要么不是,要么是。”要说“不”,必须满足两个条件:第一,家庭教育和社会教育非常理想,学校教育除外。第二,“好”的标准不是一个标准,而是对每个特定的学生来说,让他在原有的基础上取得进步,这里的进步可能是全面的,也可能是某个方面。说“是”的原因是,在当前的评价背景下,即使教师“能教”,仍有大量“教不好的学生”。原因很简单:无论高考还是高中入学考试都是一种选择性考试,其目的是为了淘汰一些学生,即“教得不好”——教得“好”。我们如何“选择”?

即使不把考试评价放在一边,就思想道德教育而言,所有的学生都能“教好”吗?理论上似乎是这样。因为任何出生的人都是一张白纸,没有人会从他母亲的肚子里带来坏习惯。然而,问题是我们学校教育所面临的不是一张白纸,而是一张被家长和社会涂上许多印记的纸。在这张纸上再画一幅美丽的画并不是绝对不可能的,但它不能保证100%成功。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也是教育链中的第一环。我们面对的学生已经是加工过的半成品。与此同时,儿童也微妙地受到社会的影响——所有这些都决定了我们的教育不是从零开始的。如果说“没有教不好的学生,只有教不好的老师”,那么为什么学校之间会有“学生资源之战”?既然“只有老师不会教”,那么有什么“天才学生”可以千方百计去抢呢?

我一直坚信教育不是失败。因此,在我的教育过程中,我总是问自己:对于一个特定的“后进生”,我已经尽力了吗?三十多年的实践告诉我,如果我们不用尺子来衡量学生,绝大多数“落后学生”都会取得进步——不一定成为人才的支柱,但至少可以成为合格的公民,成为最优秀的自己。

同时,我一直认为学校教育不是一切。在一个人的成长过程中,学校教育的作用高达三分之一,而另外三分之二分别是非学校教育(包括家庭教育和社会教育)和学生自身的自我教育。我们不能做超出我们能力和责任的事情。我们只能尽我们所能做好我们的工作——这样,即使有些学生最终没有被“教好”,我们也问心无愧!

几年前,我在武汉的一个教育论坛上与美国著名小学教师拉尔夫交谈。对话期间,还讨论了落后的“生活转变”问题。他坦率地说,他没有受过良好教育的孩子:“我当然为他感到难过。但事实上,我不认为这是我的失败。这是学生的失败。人们常说要拯救每一个孩子,事实上我们不能拯救每一个孩子。医生不想让病人吸烟,但这个人不听。他死于癌症。我们能责怪医生吗?我认为老师不应该为一切受到责备。这是不允许的,太荒谬了!在我们的教室里,孩子们都明白学生个人失败的责任在于他们自己。当然,我可以给这个孩子一些建议来寻求帮助,我也会以他为榜样来教育其他孩子。当然,我会告诉孩子该做什么,但我不会把我的生命交给这样的学生,因为我要对我新班级的孩子们负责。我不会因为他而难过。当然,我会很难过,但这是他造成的。"

我觉得拉尔夫表达了一个我同意的观点:教育不是一切。我对他说,“你真好!教育不是一切。我们不应该承担一切,也不应该承担我们无法承担的责任。在我教过的学生中,有些人后来被判刑,但我从来不认为这是我教育的失败。因为我只能照顾他一段时间,因为他还在接受其他教育。”

这时,主持人郑杰站起来对观众做了一个调查:“请举手赞成“没有教不好的孩子!"

在1000多名听众中,只有一名女同性恋举手。郑杰请她表达自己的观点。她简要地说了教育的作用。我再次向郑杰示意,我有话要说。郑杰给了我麦克风。在直率地表达了我对这句话的理解后,我说:“如果这句话是老师的自我鼓励,我对这样的老师表示12%的尊敬;如果有人以此来要求老师,我会对这样要求严格的人表示完全的蔑视!”我的话引起了老师们的热烈掌声。雷夫也兴奋地转过身,向我举起右手,击掌向我表示同情。

今天,我想再次重申我对这句话的态度

“没有教不好的学生,只有教不好的老师。”如果这是老师的自我鼓励,我想表达我对这些老师的全部敬意。如果有人要求老师,我想对这样要求高的人表示12万次鄙视!

编写于2002年12月24日,修订于2016年9月13日,修订于2017年6月18日

福建11选5


综合

聚焦关注

最新文章

热门图文

© Copyright 2018-2019 plessey-uk.com 三樟资讯 Inc. All Rights Reserved.